首页  |  龙钦宁提传承  |  龙钦传承法主  |  多智钦寺祖庭  |  藏传宁玛九乘  |  功德福田大海  |  任运法行报道  |  龙钦宁提社区
首页 >> 藏传佛教与宁玛九乘 >> 九乘见修行果差别——敦珠法王

九乘见修行果差别——敦珠法王
 
 

九乘见修行果差别——敦珠法王

许 锡 恩 译
  编按:本篇摘自宁玛派法王敦珠仁波切(Dudjom Rinpoche 1904-1987)之《密咒旧译教法安立简论·显现善说喜宴》(法王文集第一函,英译收入The Nyingma School of Tibetan Buddhism第一部份,Wisdom 91年版)中第三品第九章及第四品第十一章,为法王于分别详论共因乘(第三品)及不共果乘(第四品)后之提要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     共同因乘
于共因乘可概述其要义如下,此如《幻化网秘密藏续》云(卷二,第十三品):

所证唯片面 非圆满证知

由是可知小乘只能依止片面证悟而入解脱圣谛之门;菩萨乘虽依不可思议解脱之行,然因未依金刚乘甚深义,是故亦不能遍证实性。

前者(指小乘)摄声闻与缘觉(辟支佛)。
◇ 声闻乘

今以三门解说声闻乘:体性、词义及判别。

初、体性者:以欲自轮回中解脱之心(译按:即出离心),行者凭藉证悟“补特迦罗无我”为方便。

二、词义者:(梵文)Sravaka (于藏文)译作nyan-thos,因其义兼指听(nyan-pa)与闻(thos-pa)。此外,亦有译作thos-sgrogs者,因既已闻(thos-pa)于一师(如导师),声闻遂能向他人弘扬(sgrogs)。

三、判别者复分为六:入道、见、戒律、修、行及果。

1、入道者:声闻众因轮回苦而觉醒,遂以希求自身寂乐之心而入四谛道。如《广大明觉自现续》云:

至若入道谓四谛 实为声闻所共入

复次,苦谛如病,集谛如病因,灭谛如人病愈之乐,而道谛则如对治疾病之药。是故:

苦应知,集应断;灭应证,道应修。

如是声闻众以取舍四谛所缘之因果而入道。
 
2、见者:能证补特迦罗无我,乃基于三种见:一、显现为粗相之所取境,能以“对治”及“慧”而作分析与摧坏;二、能取之即心识相续,可以三时而分析;三、此能所粗分,唯于世俗显现,皆无自性。

然因执着于不能以“对治”及“慧”摧坏构成粗相外境之极微,复执着能取心与刹那时分相续不可分离,故于“法无我”则不能了悟,而执着微细能所二取为胜义有。如《见宝鬘口诀集》云:

诸法如幻,却为外道所增益或诽谤,此即是遍计所执;断见者执虚无,常见者执恒常,皆如误绳为蛇,实无自性。然而四大种之极微,包括蕴、界、处及识等,(声闻)则视之为胜义实有。

作此抉择后,则如噶瓦·吉祥积于(ska-Ba dPal-brTsegs)之《见次第说示》所云:

声闻共许一切法 经部有部皆如是
所诤唯外极微性 现识刹那许相续

有部(Vaibhasika)谓:由此粗分世俗谛显现之纯一和合,譬如草坪一片,则自胜义而言,彼实具极微,盖极微已被包涵无间故。龙树(Nagarjuna)于其《碧玉散布九平原》中云:

有部师视世俗相 实法所成器世间
皆由极微聚合成 不杂显现如草坪

(此等粗相)由有情活跃之心识力所聚成。故复云:

至若胜义则许识 即为刹那相续有

经部师(Sautrantikas)则谓极微之间既非粘合,亦无间隙,如一堆谷物。如上引书去:

经部世俗许极微 显现实为集聚分
心识随顺(外境)为胜义

是故,彼等实胜于有部师,因彼等了知极微所成之聚集实无方分,此则与主张不许有极微、因极微不能以目得见者相似。

要言之,声闻众即视能所二取之法我为胜义有,且执持轮涅中四谛因果之取舍。如《道次第》所云:

不证无二见诸法 自四谛言皆实有
由是而趋断不断 此即声闻众见地
 
3、戒律者:应依八别解脱律仪,尤指比丘律仪,盖修学随佛(之行)实属必要。《阿毗达磨俱舍论》(分别业品第四)云:

木叉戒八种 由实物有四
由根名异故 彼各不相违
五八十一切 恶处受离故
优婆塞布萨 沙弥及比丘
 
 
4、修者:同前书(释分别圣道果人品第六)云:

住善行有闻 思后学修慧

如是依于戒律之清净根基,行者须依止善知识,如理而听闻受学声闻藏。复次,应思维所闻之义;继而则应修证所思之义。

修持之初,务使其心堪能于“止”中而行,此则必先修不净观以对治贪欲。复次,修十六行相之胜观,四谛各各分摄四行相。

于此基础上,先观三界之烦恼以舍离,而舍离之法,即十六刹那智。十六行相中,属苦谛者四:无常、苦、空及无我;属集谛者四:因、集、生及缘;属灭谛者四:灭、净、妙及离;属道谛者四:道、如、行及出;总为十六。复次,十六刹那智者:法智、法智忍、类智及类智忍,四谛各具四,总为十六。
 
5、行者:声闻众由住十二头陀行,务求自利之行。《碧玉散布九平原》云:

所行唯只求自利
6、果者:声闻得预流果、一来果及不还果等分位果,至究竟时,则成具足尽智与无生智(即二本智)之有余依或无余依阿罗汉。

此四果复可各分“向”“住”二位而成八果。或谓依于此总体者有四对士夫,而依于法之分别,则有八种补特伽罗(声闻)。《大幻化网续》云:

由修十六智而得寂静 且能了悟舍离四谛义
预流果等次第中修持 趋登调伏烦恼诸敌地
 
◇ 缘觉乘

缘觉乘(辟支佛乘)亦分体性、词义及判别等三门解说。

初、体性者:不必依阿阇黎,于最后有际,以观缘起道为方便,由通达无我一个又半,求现证菩提。

二、词义者:(梵文)pratyekabudddha乃独觉(藏文rang-rgyal)之意,盖指一己之菩提由一己所证,此菩提为独证,亦只为自利而证。

三、判别者亦如上分之为六:

1、入道:《广大明觉自现续》云:

十二因缘为入道

如是,即谓缘觉众以十二因缘入道。至若因缘,《忿怒尊要续》云:

缘觉为求净其意 故修内外诸缘起

据此,十二因缘兼有内外。

若问此(十二因缘)如何流转,外缘起之流转以量计;而内缘起者,于无身众以习气流转,于有情众则以实相流转。
 
至于入道,大要而言,上根声闻(遗世独立)如犀,于资粮道上所积资粮,已历百劫;中根于积资粮具上行者,于过去百世中已积集资粮至中忍位;下根于积资粮具下行者,于过去十三世中所积资粮,已为见道位(本觉之)十五刹那所摄。因知(仅)凭此实无缘得证菩提,是故彼遂发愿生于无佛与声闻之世界。此如《中论》(观法品第十八·第十二颂)所云:

若佛不出世 佛法已灭尽
诸辟支佛智 从于远离生

依此基础,于无轨范师及亲教师之情况下,(准辟支佛)则成自生比丘。彼往尸林中,见骨殖后,立时厌离轮回;继而当其观察骨殖之来源时,则了悟此乃源于“老死”,而此复源于“生”;由是渐次了悟轮回之根为“无明”。复次于思维如何于此解脱时,彼由逆证十二因缘而入道,亦即若“无明”已断,则“行”以下依次至“老死”亦断。
 
2、其见地与声闻相似,亦证补特迦罗无我,更复证悟法我外境之极微无有自性。然因其视构成能执心之剎那为胜义有,及许缘起中有轮涅之因果,故谓通达无我一个又半,如《现观庄严论》(第二品·第八颂)云:

远所取分别 未离能取故
当知由所依 摄为麟喻道

复次,《见次第》云:

是以辟支佛乘者 唯许外十二虚幻
能说极微无方分 却许识刹那相续

是故《道次第》亦云:

业与一切诸烦恼 若不了其平等义
坚执缘起因与果 此即缘觉众见地

难之者或谓此与《唯识三十颂》(第廿八颂·第四句)相违。该句云:

离二取相故

然而,此实无过失。盖此句意谓若证现前所取相无自性,则亦须理解“能取”(无自性),而此(乘)则云“证外境无自性”,因自意所显之外境,实证知其无自性,且于证悟时,为三毒根本之无明亦已被转化。
 
3、(缘觉之)戒律与声闻相似。《穷察幻匙》云:

声闻缘觉护持者 二百五十毗奈耶
 
4、修者《瑜伽师地论》云:

应知实与声闻同 二者道性相通故

尽管此谓声闻藏为(缘觉)修道之所缘,然过去世尊于《文殊支利普超三昧经》中言,缘觉藏之解说,较诸声闻藏而言,远为简约。复次,于其它经论,如《现观庄严论》及其注释中,则谓其道与声闻不同,盖因先于四谛十六剎那(首为“无常”)之上,(缘觉)已断缘起之流转,并顺序观修十二(对治),即属于逆转次序中之空性。
 
5、行者:(缘觉)藉自身神变所显标记通达而修、且毋须以语音而说法。《现观庄严论》(第二品·第七颂)云:

若谁于何义 欲闻如何说
于彼彼彼义 无声如是现

《碧玉散布九平原》云:

行谓其身诸神变 少分而作利他行
 
6、果者:独处如犀之利根缘觉,于一座中圆满五道后,以其如意之殊胜安乐,现证为阿罗汉,了知(烦恼)断尽而不复生。《阿毗达磨俱舍论》(第六品·廿四颂)云:

至觉彼一坐 后定佛独觉 前彼解脱分

彼于积资粮具大行或小行,而群聚如鹦鹉者,则分别现证首四道或首三道。

《大幻化网续》复说此缘觉云:

内外缘起知如幻 无障洞知色有法
自证本觉不从师 具如意乐趣觉地
 
◇ 菩萨乘

因乘最上即菩萨乘,今以二门解说:其优胜于小乘之处、及此殊胜乘之特质。

一、(菩萨)优胜处,在于具大般若智以实证二无我,及具大悲以作纯利他行之力用,而此等功德则为小乘所缺。如《本智庄严续》云:

至若具悲心有情 复以般若遍法界
如是说之为大乘 他乘与此相违异

复次,阿罗(智生)尊者(A-Ro Ye-Shes 'Byung-gNas)曾云:

诸乘特点唯在智与悲 彼以范限大小作差别

此外,《般若波罗蜜多摄要颂》(译按:汉译为《佛说佛母宝德藏般若波罗蜜经》)云:

无方便智慧 堕于声闻位
 
二、以体性、词义及判别等三门,解说具此圣道之菩萨乘。

初、体性者:证诸法无我,复以具大悲之善巧方便,作广大利他行。

二、词义者:“菩提萨埵”(意为觉勇识)者,因(梵文)bodhisattva谓依广大心力,无所畏惧,以求证得无上正等正觉者。

三、判别者六,同上。——

  1、入道者:由二谛入。如《广大明觉自现续》云:

菩提萨埵乘 由二谛入道

据中观宗(Madhyamika)论典,觉知未经思维考察之一切法如幻无实之智,为具慈悲之菩提心摄受后,(菩萨)遂取善舍不善而入世俗谛。然而,当能知胜义实相离戏论时,菩萨则以(二谛)双运入道。

二谛者,《忿怒尊要续》云:

诸佛所说法 二谛如实摄

又,成立此判别基础总相之“能知”,可分为显现相世俗谛与真实相胜义谛。是故同前书云:

显现成能知 二谛即成立

此中,世俗谛即是能知智所观察之对象,亦即诸有法所显之标志。如(《忿怒尊要续》)云:

妄与智显现 世俗之共相

此中更可分别,有于显现中可起因果力用之正世俗,如人显作人相,及于显现中不起因果力用之倒世俗,如石垛显为人相。如同书云:

世俗显现者 正与倒世俗
二者须了别 倒者无力用
正者具力用

复次,《二谛分别颂》云:

彼等显相虽相似 然一具用一不具
正世俗与倒世俗 二者区别由是分

另外,胜义谛则离一切戏论边,如《忿怒尊要续》云:

胜义真实性 离诸戏论见

而祇多梨(Jetari)之《善逝教授分别颂》则云:

既非有且亦非无 非非有亦非非无
更非兼摄非无有 离四边际实解脱

更作分别,则有具异门而只片面离戏论之胜义谛,及不具异门而远离诸戏论之胜义谛,如《忿怒尊要续》云:

胜谛可分别 具异门不具
不具异门者 离诸八边际

或问曰:此二谛是同是异?此则譬如世俗名言中,月与水中月影,二者自性虽同而相状则异。如《菩提心释论》云:

如蔗糖性甜 火性则为热
如是一切法 悉住空性中

然而,胜义实可说为非一非异。如《弥勒所问经》云:

法界非习气所表相,非此亦非彼。

中观师建立胜义谛虽无不同,然于世俗谛,自续派(Svatantrika)许一切显现唯虚幻;应成派(prasangika)则许于显现之第一剎那已远离戏论。

唯识宗(Cittamatra)许能所二显之对境及有境为世俗谛,而本觉、自光明(即无二识)则为胜义谛。若加分别,则有实相派及假相派,实相派承认能现所取境之识为实有,假相派则许显现无非为识所增益。
 
2、见者:为无颠倒证悟二无我。虽然自世俗而言,一切法之显现如水中月;若就胜义而言,由通达寂灭诸戏论之理,而证悟二谛之实相。如《见宝鬘口诀集》云:

自胜义而言,一切法不论净染,皆无自性。然就世俗而言,则彼等皆如幻而有种种相。

《道次第》云:

不知平等义 分胜义世俗
人法我皆无 此则为觉地
 
3、戒律者:分为摄善法戒、饶益有情戒及摄律仪戒三类。初者指积二资粮与六度所摄善行,得积集善资粮成就;次者指一切意乐加行皆为饶益有情而作;三者,中观宗需否持别解脱戒以作发心之基虽尚属未决定,然除根据七别解脱律仪之学处外,属菩萨地之律仪戒则已建立,此中摄趋向菩提之愿心,及为求菩提而以资粮及事行双运之心。

不论中观宗或唯识宗之仪轨,皆采纳此等(戒律),并以之为修行学处。唯识宗许有四根本堕,如《菩萨戒二十颂》云:

为贪利养恭敬故 便尔自赞而毁他
于彼有苦无怙者 悭诸财法不施与
他来谏谢不忍受 内怀忿恨复捶打
背舍大乘菩萨藏 爱乐宣示相似法

中观宗则许有十九或二十。《集学论》谓据《虚空藏菩萨经》所说则有十九根本堕——王者决定有五;大臣决定有五;凡夫决定有八;而第十九之“舍离愿菩提心”则共有。复次,《大宝积经》除上述外,更加“舍离入菩提心共不作善行”而成二十。

关于菩萨众,《入菩萨行论》(第五品·第廿三颂)亦云:

合掌诚劝请 诸欲护心者
舍命护一切 正念与正知 【脚注:据陈玉蛟译本。下同。】

是故,具不退转之正念及正知,菩萨勇猛精进,舍四黑法取四白法以持戒。
 
4、修者:菩萨一般于四有学道上修三十七助道品,此即于下品资粮道上修四念住,于中品(资粮道)上修四正断,于上品(资粮道)上修四神足,于加行道上之暖位与顶位修五根;于(加行道)上之忍位与世第一位修五力;于见道上修七觉支;及于修道上之第九地修八正道。

分别言之,关于自初如何起修之理,根据属于末转法轮之了义经所言:当(菩萨)彻悟如来藏,生起殊胜菩提心,成佛种姓,则修“止观双运”——于三摩地中,能无碍显现外境之执心清净而生之“止”,及以“虚幻八喻”视诸显现之“观”。(“观”者)断定一切粗细能所皆空,思维法性即空性,亦摄离边中观宗“等持”之义。如《入菩萨行论》(第八品·第四颂)亦云:

知有止胜观 能灭诸惑已
 
5、行者:菩萨于(修)后时,重他轻己,为有情而行。其“行”之自性,乃依六或十波罗蜜多,如幻而行。以“布施”为首之六(波罗蜜多),与增入“方便”、“力”、“愿”及“智”等四之十波罗蜜多,均摄于般若波罗蜜多中。
 
6、果者:当菩萨遍历十地与五道,于无学道之第十一普光地时,就自利而言则得法身解脱,且依于佛二色身以利他,尽轮回未空际利乐有情。

复次,《大幻化网续》亦云:

瑜伽士既度圆满 证二无我历十地
藉二谛得胜成就 趋登佛道得果位
 
不共果乘(金刚乘或密咒乘)

◇ 绪论

关于四续部各别之解说者,如《金刚藏庄严续》云:

善逝密意所表续 如实分说为四部
事行瑜伽无上密

虽然有众多不同之分类,但分作四续部,其众所周知之原因,在于为分别教授下根、中根、上根与极上根之道,及为渐次引导该等有情至果位之方便。《金刚帐续》云:

事续之立为劣众 行续为较上根立
殊胜有情瑜伽续 无上瑜伽为更胜

亦有谓四续部乃据“四种时”而教授,如《一切本尊正会续》所云:

事续第一圆满时 行续第二三分时
瑜伽第三二分时 无上瑜伽斗诤时
具此四种时意趣 密续分说为四部

复有谓依四续部以作调伏,盖所化者具四欲故。然余不拟对此等再作阐述,因其要点实已摄于文内。

四续部之首三部,名“禁戒明觉乘”。由分主身与语之外禁戒、外禁戒与内心识二者平等,及重内心识但不舍外禁戒,依此教授次第,遂立为三外续部。后乘较前三殊胜,是故名为“无比方便乘”——即方便与智慧双运之无上瑜伽。

前者摄事续、行续与瑜伽续等三,如《喜金刚摄颂广注》云:

若行者观修实性之力弱,则有事续建立,所教者多为外行,令彼于外禁戒中生大喜悦。

又:

凡着意于行相分别,然亦不欲舍弃实与方便智慧广大行相联结之内自性,则有兼摄事续与瑜伽续之行续。

如是等等。复次,于《大日如来现正等觉密续略义》中云:

(瑜伽续中)包括《佛说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》,重点虽为内在双运,但亦非无外禁戒。
 
◇ 内外密之判别

虽然前贤曾就此二乘——外忍续乘(译按:即禁戒明觉乘)与内方便乘之区分,作种种不同判别,宁玛派则由卓普巴尊者(sGro-Phug-Pa 即释迦狮子)摄集(小宿氏 Zur-Chung-Pa 即宿聪慧称)“四柱”心子之意趣,而说有五(差别)——

第一为见地之差别:内密咒乘证悟心性即大我(译按:即指具涅槃四德之佛);而外乘则无此证悟。因渣菩提(Indrabhuti)之《幻网道庄严》云:

彼许三佛部 或许五佛部
不能证大我 说与共乘同

第二为取得成就之差别:外(乘)以皈依与承事智慧尊,乞赐成就;内(乘)由证悟大我,心性遂自显为(佛)身与智之坛城,故视成就为本具。《金刚萨埵问答》中云:

问云:“内外咒乘之瑜伽行者,于求取悉地时如何分别?”答云:
犹如王者颁命于臣下 悉地由上而出为外理
譬若民献江山任支配 自生大圆满即无上理

复次,《秘密藏续》(第二品·第六颂)亦云:

殊胜神变希有法

第三为灌顶之差别:外(乘)不能得三种至上殊胜灌顶;而内(乘)于此三者则尤其着重。

第四为行之差别:内(乘)之行,能以善巧方便保留轮回二十法(译按:此指二十随烦恼),而外者则否。

第五则为果之差别:外(乘)能于七世、五世或三世内令行者得果,而内者即生可得。

嘉勒巴(Lha-rJe Kha-Rag-Pa)与若·慧光喇嘛(bLa-Ma Rog Shes-Rab 'Od)曾谓,就密续经典而言,内外乘于密续十门诠释之道,均有分别,尤以下述分别为然:就灌顶言,三种甚深灌顶能开示否;就见地言,自生本智可言诠否;就观修言,可否观修(男女本尊)互吻;就行持言,五忍取可享用否;本尊既与自身无异,则有可入之道否;就得成就言,须长时间或短时间方得成就、外求抑或内求。

结氏(Lha-rJe dPyal-Pa 庆喜金刚 Kun-dGa' rDo-rJe)亦曾谓此等分别只就片面而言,故于此情况下,宜析之为三,即“所知”之“根”差别,“能知”之“道”差别,与“所得”之“果”差别。

度母尊者(sGrol-Ma-Ba 如意金刚 bSam-'Grub rDo-rJc)及雍敦巴(gYung-sTon-Pa 金刚祥 rDo-rJe dPal)均曾云:

“见”、“行”与“等持”三者之不可分乃内密咒(乘)所许,而外密咒则非是。或难曰:然则因乘与外密咒岂无别耶?此则非是,盖仍有世俗显现是否可纳于道中之差别焉。
 
◇ 禁戒明觉外续

于此种种(佛乘),若先分别禁戒明觉外续乘,则《广大明觉自现续》有云:

外续分为三 事行瑜伽续

是即分为事续、兼续(译按:或译两俱续,即指行续)与瑜伽续。
 
◇◇ 事续

事续分三门:体性、词义及判别。

初、体性者,自胜义言,乃能证悟离四边之清净;自世俗言,依善巧方便,发愿且精勤于外求(本尊赐予)成就。如《道次第》云:

不知无二平等故 事相次第交替修
清净法性即胜义 本尊功德为世俗

二、词义者,(梵文)kriya 具“事”之义,因强调外事故。《后禅定广释》亦云:

此续名事续,以主身与语之事相故。

三、事续之判别有六:1、入道分二:能成熟本初入道(或灌顶)及所作入道。前者以水灌及宝冠灌而令弟子成为堪能(受教)之器。《智慧明点续》云:

水及冠灌顶 共许于事续

后者以沐浴、洁净及三清净入(所作)道。《广大明觉自现续》云:

入道三清净 沐浴及洁净

又,三清净者,同书云:

何谓三清净 本尊坛城净
实事爱乐净 密咒等持净
 
2、见地:即二谛。《见次第》云:

实有即视为胜义 世俗三佛部坛城
具本觉相作显现 是无迷乱诸有情

胜义者,谓心性即明空(双运)之清净本智,离有、无、显现与空性等四边,如《决定与分别(见灯论)》云:

自心即觉故离边 此则无非是本智

世俗分正与倒等二。倒世俗者,谓中观宗以下(之宗派)所分别,亦正亦倒之一切世俗显现;而正世俗者,谓能证悟法性,及能显现为三部本尊坛城之功德。前书续云:

诸相能为智引生 显现庄严粗细相
则于三佛部坛城 悉皆视之为清净
 
3、戒律者:《穷察幻匙》有十一誓句云:

三宝与及菩提心 密咒手印不舍离
金刚铃杵亦不离 本尊上师亦如是
此为支分三昧耶 根本三昧耶有五
不应眠卧高广床 不食肉亦不饮酒
蒜等辛荤亦不食 此即十一三昧耶

复次,《总仪轨秘密续》(译按:汉译《蕤呬耶经》)亦解说有三共三昧耶及十三别三昧耶等。
 
4、修者:分“有相”与“无相”等二。至若前者,《忿怒尊要续》云:

修法性声文色心 成就本智圆满身

是故根据事续,生起誓句尊,须依真实六尊(瑜伽)——空性本尊、文字本尊、声音本尊、色本尊、手印本尊与相本尊。此亦见于《金刚摧灭续》(译按:汉译《佛说坏相金刚陀罗尼经》)所云:

空性文字声音色 手印相等是为六

复次,迎请智慧尊;行供赞、念诵等;由视(本尊与自身之关系)如主仆而得成就。《广大明觉自现续》云:

本尊与行者 分别如君民

《取一切种姓成就续》云:

视为主师王 自身为奴仆
密咒成就藏 取纳最殊胜

至若后者(无相修持):唯交替观修二谛,以其融入清净所缘,离四边故,即不须缘有相本尊及种子字等显现而作观修。《决定与分别》云:

显现空性次第立
 
5、行者:分六种行——入于(佛乘)时机之行、食物之行、衣饰之行、清洁之行、观所缘境之行,及念诵密咒之行。《忿怒尊要续》亦云:

星辰时令食衣洁 禁戒修行依此作

《见宝鬘口诀集》云:

专注尊身相 及意之标帜
更复作诵修 所行即如是
 
6、果者:谓能于七世中,证三佛部金刚持地,具佛三身与五智之体性。《忿怒尊要续》云:

七世住于佛地中 三部怙主调有情
 
◇◇ 行续

行续乘分三门:体性、词义及判别。

初、(体性者,)见与修依瑜伽续,行则依事续,据此善巧方便而作修持,并由是得成就。《见宝鬘口诀集》云:

俱依由是得成就

二、(词义者:梵语)ubhaya 即兼、俱义,此即谓身与语外行、与内瑜伽乃平等兼行。

《广大明觉自现续》云:

行续者如是 见依瑜伽续
行则依事续 是故名兼续

三、行续之判别有六:1、入道复分二:一为灌顶,谓除水灌与宝冠灌外之杵、铃及名词等三种灌顶。《智慧明点续》云:

杵铃名灌顶 更于行续说

实际之入道,与第3之戒律,及第5之行,大要皆随顺事续;而第2之见与第4之修则大致与瑜伽续相合。《碧玉散布九平原》中云:

彼等奉行兼续者 纵然随顺事续行
见地则随瑜伽续 种姓见地故胜彼

复次,《见次第》云:

彼等奉行兼续者 向上取见下取行

因见与修皆导向四佛部,此即行续较(事续)优胜之处。

6、果者:于五世内,能证属四佛部中之金刚持位。四佛部者:指将事业部摄于宝部中。《忿怒尊要续》云:

住四佛部金刚持地中

而《遍作王续》亦云:

于所生偏离 五世即无二
 
◇◇ 瑜伽续

瑜伽续乘分三门解说:体性、词义及判别。

初、(体性者:)视胜义无相法性加持为世俗显现之金刚界本尊,并主张由精勤于取善舍恶而成就果位。《道次第》云:

不知法尔与平等 以智加持诸法净
遂成金刚界显现 行者于中作取舍

二、(词义者:)取自(梵文)yoga一字,因其重点或教授在于内瑜伽,故名为“瑜伽续”。《见宝鬘口诀集》云:

重视瑜伽由是得成就

三、判别有六:1、入道分二:前者指除(上述)五明灌顶外之第六种灌顶——金刚阿阇梨灌顶。《智慧明点续》云:

不退转灌顶 显在瑜伽续
另有第六灌 名阿阇梨灌

后者为实际入道,依有相及无相等持而入。《遍作王续》云:

执持瑜伽广庄严 乃以有相无相入
 
2、见者:即二谛也。胜义谛者,一切法皆为光明或空性,其自性则远离戏论相。《摄真实续》(汉译《佛说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》)云:

诸法自性既光明 体性本始即清净

世俗谛分二:倒世俗与前述(诸乘)相类;正世俗者,因谓于一切处显现诸法,乃证悟法性之加持,悉皆显现于金刚界坛城中,故非指凡夫自心相续所分别之种种显现。《忿怒尊要续》亦如是云:

安住瑜伽乘当观 金刚界即色顶天

《见次第》云:

于此法界本智中 瑜伽续谓胜清净
证悟加持现本尊 众生于中心迷乱

《碧玉散布九平原》亦云:

源自清净智界出 本觉见境二无别
加持生起即本尊 金刚界尊为友伴
 
3、戒律者,包括最高之五佛部共三昧耶。首先发菩提心,然后勤修三戒之学。复次,谓有十四别三昧耶——属毗卢遮那佛者三;不动佛与宝生佛各有四;属阿弥陀佛者一;而不空成就佛则有二。然《穷察幻匙》则谓有十三——以二不共三昧耶加上事续之十一三昧耶。其文云:

瑜伽续守护分际 除前续部守护外
尚有不共违戒者 饮一地水及共语
 
4、修者,分“有相”与“无相”;前者,指以五现证及四神变而行四印之男女本尊瑜伽观修。《见宝鬘口诀集》云:

不执外事,唯缘胜义不生不灭之男女本尊观修,令心识相续清净,行者因着重具四印圣色身之观修瑜伽而得成就。

于生起誓句尊(三昧耶尊)及迎请智慧尊之后,应以戚友之道,视(本尊)为无善无恶。复应作供养、赞颂及念诵等。是以《广大明觉自现续》云:

行者与本尊 关系如戚友

此中五现证者:即通过空性、月轮、佛语种子字、佛心标帜,及(尊)身圆满等之现证菩提。四神变者:等持、灌顶、加持及供养。于《忿怒尊要续》云:

离执月轮与佛语 标帜及身放收光
定加持灌顶供养 即五现证四神变
虽为修供诸事业 行者亦能生福德

四印者,即于观修时之身、语、意及事业印契:佛身大印令第八阿赖耶识得成大圆镜智;佛语法印令第六意识得成妙观察智;佛意三昧耶印令第七末那识得成平等性智;事业印令前五识得成成所作智。如是四智,即行者所求现证及相应者。而(第五之)法界体性智,则为彼等之自性。

后者(“无相”),于平等摄持之际,对无相之胜义自性,及由其加持所显现之本尊、亦即本智所显,皆无二无别。《金刚现》云:

任运无二法界中 许为无上胜成就
 
5、行者:以外在世俗行持(如洁净等)为助伴,由专注于本尊瑜伽而有自他二利之行。《金刚顶续》云:

住于本尊静虑中 勿舍一切诸有情
恒常思维诸佛陀 恒持供佛为殊胜
 
6、果者:在三世内,能于广严刹土中证得具足三身及五智自性之佛果。《遍作王续》云:

乐于瑜伽广严者 三世之中得解脱

《心锁论》云:

既净二取五习气 复以五智所显力
猛趋广严净土已 五佛部果乃得集
清净无生之法身 无生而作利他行
具五部印受用身 圆利他行如菩萨
百万俱胝应化身 随现六道而说法
 
◇ 方便内续

复次,有方便内续乘。对此,《广大明觉自现续》云:

内续三瑜伽 大无比无上

是故分别为:“密续”大瑜伽、“教授”无比瑜伽及“口诀”无上瑜伽等三。

此三者之差别,小宿氏尊者于答朗恰巴华(Glan-Ch'ab Bar-Ba)之问时云:

大瑜伽显现为觉性之幻化;无比瑜伽则显现为根本觉之力用;无上瑜伽为觉性自显。是故,俱生喜金刚云:“分指幻化、力用与自显”。

其意谓(三者)见地之差别:大瑜伽证知一切法乃心性“显空无二”之幻化;无比瑜伽证知一切法乃心性“界智无二”之力用;无上瑜伽证知一切法乃心性自显,即无始以来无生无灭之自生本智。达德(mDa'-Tig)与伦(Glan)等二师皆持此为最胜说。

乔·恭布巴(sKyo Gong-Bu-pa)亦云:

彼等重点各不同 大瑜伽以行为主
无比瑜伽修为主 无上瑜伽见为主

复次,若·慧光曾云:

大瑜伽属生起,因以三等持渐次生起本尊。无比瑜伽属圆满,因圆满生起本尊,毋须依彼(三重生起过程)。无上瑜伽即大圆满,为无生,因已超越生起及圆满二次第故。或谓大瑜伽着重十类密续;无比瑜伽之着重程度较少;而无上瑜伽则离着重。

据梅雅聪渣(Me-Nyags Khyung-Grags)所云:

虽则皆具生起及圆满之三相,然大瑜伽主要教授生起次第;无比瑜伽主要教授圆满次第;而大圆满则于此二者离整治。

结地译师庆喜金刚(dPyal Lo-Tsa-Ba Kun-dGa'rDo-rJe)亦谓此乃(三者)词义上之差别。遍智法王龙青巴(于《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解》中)曾云:

大瑜伽父续,乃善巧方便之自性显现,所化者为多具瞋毒及滞于戏论之徒。无比瑜伽智慧母续,乃圆满次第之如实空性,所化者为多具贪毒及乐于住心之徒。无上瑜伽为无二之体性,所化者为多具痴毒及勤事之徒。是故《广大庄严》云:
超越心者为生起 具心髓者为圆满
极密胜者大圆满

尊者于《心性休息》亦云:

大瑜伽续修生起次第 修风以及方便道为主
无比瑜伽修圆满次第 修明点与般若智为主
无上瑜伽主修无二智
 
◇◇ 大瑜伽

此中,首先以体性、词义及判别等三门解说大瑜伽乘。

初、(体性者:)其自性乃以善巧方便之生起次第为主,于最胜谛之无分别义中,证悟与串习双运(止观双运)而得解脱。

二、(词义者:)(藏文)rnal-'byor chen-po一词,乃源自(梵文)Mahayoga,谓大相应,因心与无二谛相应,是以较外瑜伽续更胜。

三、大瑜伽之判别有六:1、入道,复分为二:前者即灌顶。行四种灌顶,即除共瓶灌外,复加上三种最上不共殊胜灌。《幻化网根本续附录》云:

阿阇梨秘密智灌 然后随即为第四

若瓶灌分作具利与具力二分时,则成五灌顶。《金刚业次第》云:

由是类别遂有五 利力灌于一人故

后者为实际入道,由三等持而入,此谓大空瑜伽即智慧、虚幻悲心即方便、及粗细手印等。是故,(大瑜伽)乃主要教授生起次第之道。于此,《广大明觉自现续》云:

三重等持为入道

而《穷察幻匙》云:

大瑜伽乘入道者 由三等持次第入
 
2、见者:谓远离戏论而显现之觉性,胜义谛即法尔任运而成自性因,世俗谛即一切思维分别皆此觉性之力用,而自显为(佛)身与智坛城。彼二者不偏显,亦不偏空,以其体性为无分别平等故。若以世俗名言说“无分别”,则此“无分别”实离所行处,盖已超越了别此(无分别)之所思境及所诠境。如《幻化网庄严道》云:

殊胜无别平等性 虽以异名广弘传
其义实超言思境

复次,《道次第》云:

为不执于名相故 二常理中离思诠
 
3、戒者:密咒乘新译派言“戒”者,谓所应护持之十四根本堕三昧耶;及所应行之五肉及五甘露三昧耶自性等,据此二者而作之行。

据旧译派言,大瑜伽之三昧耶共廿八。《穷察幻匙》云:

大瑜伽守护分际 云有三根本誓句
及守二十五支分

“根本”者,为身语意之三誓句。至若“支分”,同书云:

应行不舍及应取 应知与及所应得
 
4、修者:分主“修部”与主“续部”等二。前者包括智慧尊五种修部,即(一)依文殊四轮身方便修善逝身成就;(二)依马头金刚三马嘶方便修莲花语成就;(三)依真实唯一成就,即觉性及自生本智之真实意方便修金刚意成就;(四)修圆满显示轮涅一切法为殊胜忿怒尊功德方便之甘露功德成就;(五)以主要教授普巴金刚威猛法仪调伏凶暴有情之方便,修普巴金刚事业成就。此外尚有三共修部,即修(一)差遣非人成就;(二)猛咒诅詈成就;及(三)世间供赞成就。

至若后者(即续部),一般将大瑜伽分为父续、母续及无二续等三部。如《密集》等父续,因其根据生起次第而强调方便分,及根据与此相关之圆满次第而强调风息,故以“明空无别”之修持为主。

而母续如《胜乐轮》、《喜金刚》及《真实意》等,生起次第之戏论渐少,此中,般若之圆满次第则强调菩提心明点,故以“乐空无别”之修持为主。

复次,如《幻化网续》等之无二续,为生、圆双运,以圆满次第脉、气、点三者所生之乐、明、无念智之修持,尤以内在光明之殊胜本智为上。

于此,修持乃据《幻化网秘密藏根木续》而言。由是,《三次第》云:

是故修持二区别 即为有相修次第
以及无相真如性

是故遂有“有相”及“无相”两种修持。

前者包括生起及圆满二次第。生起次第者:即依三等持渐次生起坛城为主,观修本尊与思维无别之修持。复再区分为“胜解修”与“决定圆满”二者。前者谓坚固等持虽不能得,但能于后分时之观修中,以(特定殊胜)形式完成生起次第中仪轨支分之修持。后者谓属于资粮道与加行道之有漏五瑜伽,及无漏四种持明。

圆满次第者:即于自身上门中训练与利用(脉、气 点)之窍诀,及于下门中化现三界之窍诀。是以《三次第》云:

依上下门具口诀

“无相”修持者,谓法性真如之等持。
 
5、行者:善巧方便之深处,已摄受一切轮回法,故可无执而行。《库藏幻匙》云:

生起次第大瑜伽 修行解脱与双身
及用圣物五甘露 依大方

皈依报名专帖
(希望皈依大恩多智钦龙洋上师的请注意)
《莲花生大士圣教兴盛祈愿大共修》报名和申请法宝:
网下的报名联系:
  拨云狮子师兄手机短信(龙钦宁提多智钦传承弟子编号字首A+001),
  秋啦师兄手机短信13648078399(南方地区编号字首S+000),
  明修师兄手机短信15026646119(东部地区编号字首E+000),
  尚慈师兄手机短信13419531615(中部地区编号字首C+000),
  常惭愧佛子师兄手机短信13520540258(北方地区不含东北,编号字首B+000)
  一念慧花师兄手机短信15854706805(东北地区编号字首N+000)限手机短信联系
 龙钦社区子版
 地藏缘分版
 佛教联盟社区报名报数专贴
 戒邪淫论坛报名报数专贴
龙钦QQ群:

  
龙钦社区QQ群:54579144 觉觉,
  多智钦寺QQ群:21862897 啊当
  龙钦社区共修福报群:76815109 尚慈,
  莲师圣教兴盛祈愿共修群:81689719 麦朵旺姆
  多智钦寺成都弟子群:51837648 太嘘,
  龙钦宁提北京群:81689500 麦朵旺姆,
  共修福报群二:42067622 尚慈

多智钦寺大密悉地吉祥光明洲
青ICP备 05000261 号